【求是网】林宏宇:从特朗普访华看中美关系

作者:      单位:求是网 发布时间:2017-11-14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11月8-10日对中国进行正式国事访问。两国元首进一步加深战略政治互信,还在经贸领域取得了创纪录的2535亿美元的合作商机。特朗普的这次访华之行对未来中美关系、亚太安全格局乃至全球治理与全球化进程都会产生很大影响。

  特朗普的对外政策有3个较明显的特点:一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所有的政策考虑都必须以满足美国单边的利益与意志为准,否则就不合作,就退出。二是反全球化,特朗普认为全球化抢走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伤害了美国人的利益,因此所有与全球化相关的对外政策都要重新考量。三是竞选承诺的政策兑现率极高,据统计几乎达到80%以上,这是1952年现代美国总统选举以来最高的一个。他在竞选时所发出的承诺,绝大部分都很快兑现了,如“禁穆”(限制穆斯林入境)、“修墙”(修建美墨边境墙以阻止非法移民)、“废法”(废除奥巴马的医保法案)、“弃约”(单边放弃TPP)、“退群”(退出《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然而,在中美关系问题上,特朗普总统表现出了难得的理性与合作态度。要想更好地理解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态度,我们需要简要回顾一下近年来中美战略博弈的态势变化。

  近年来中美战略博弈态势大致经历了以下3个阶段:

  一、美先我赶:2008年以前

  2008年是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节点,之前两国关系的战略态势是中国在追赶,美国在领跑,而且距离拉得很大,但中国追赶的速度也很快。仅以GDP数字为例,1980年中国的GDP是美国的二十分之一,1996年翻了一番,是美国的十分之一,2003年又翻了一番,达到美国的五分之一。2008年从美国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沉重打击了西方世界经济,中国和平崛起的步伐“被加快”,到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伴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美国对华的担忧也日益增长,如果说2008年以前美国人谈“中国威胁论”还是言不由衷的话,那么2008年以后就是切肤之痛了。

  二、美攻我守:2009-2013年

  2009年打着“变革”(Change)旗号上台的奥巴马总统试图开启中美关系的新局面,打破以往“先抑后扬”的节奏,但由于中美两国政治周期的“时间差”,加之其外交团队对中国和平崛起的偏见,奥巴马对华战略发生了较大转向,开始以“巧实力”、“重返亚太”为抓手,对华实行新一轮的“围堵”与“遏制”,利用中日矛盾、朝韩危机、南海争端等因素,发起对华外交的战略攻势,使得中国周边烽烟四起,不得安宁。同样,也由于两国政治周期的“时间差”影响,2012年习近平为了避免“修昔狄德陷阱”而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构想未能得到美方的积极回应。从战略态势上看,这个阶段美国处于攻势,中国处于守势。

  三、我攻美守:2014-2016年

  为了避免在狭窄的东亚地区与美国迎头相撞,中国进行了战略调整,从海洋为主转向海陆并重,从战略东向转到战略西向。“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改变了美攻我守的战略态势,中国在广阔的西面天地找到了大国作为的空间,打开了中国外交的新局面。“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的推出,习近平主席成功访英,中英关系取得突破,中欧关系发展良好,中俄关系进一步紧密,同时,“一带一路”建设拉近了中国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的距离,也进一步打消了欧洲老牌国家对中国和平崛起的疑虑。2014年APEC北京峰会,2015年IMF中国人民币“入篮”,2016年G20杭州峰会,又进一步加强了中国在全球治理中的地位和影响。这个阶段在中美关系的战略博弈大局上,中方显然处于攻势。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7年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入住白宫,开启了中美关系发展的新可能性与不确定性。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上台的特朗普总统,是一个非常不同于传统的美国总统,他完全不同于以往以政治精英形象示人的美国总统,而更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所提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其实表现得非常直白:即让就业机会回到美国,让美军继续保持强势,让美国继续在国际事务中“说的算”。精明的特朗普知道这些愿景都离不开中国的合作,离不开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因此,政策高兑现率的特朗普在中国问题上并没有简单地兑现其竞选口号,即没有把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没有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等。

  不以常规出牌的特朗普之所以在对华政策问题上没有兑现其竞选口号,一个重要的原因是2017年4月的“习特会”打破了特朗普的外交节奏,稳住了中美关系。正如2016年大选将在美国总统选举史上留下特殊的一笔一样,同样,2017年4月美国佛州海湖庄园的“习特会”也将在中美关系史上留下特殊的一笔。“习特会”的成功使得中美关系有望突破美国总统选举政治对中美关系负面影响的怪圈,突破美国总统更迭后中美关系“先抑后扬”的铁律,或者说让这个铁律“缩水”或“提速”。

  应该说,特朗普上台前后,中美关系依然遭遇了这个铁律的折磨。从特朗普竞选期间对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问题的苛责,到对所谓的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指控,从对中国产品征收45%超高关税的威胁,再到当选后居然与台湾领导人蔡英文通电话,都表明了又一个对中美关系无知的美国新总统,开始了烦人的“在职培训”了,中美关系也自然遭遇了以“抑制”为主调的开场。然而,“习特会”的成功却开始改变这种消极的基调。特朗普上任不到百日,中美关系似乎就经历了以往的1-2年的历程。显然中美关系的这个周期“提速”了。

  与之前对中东、欧洲的访问相比,特朗普此次亚洲之行的内容显然丰富得多,同时也是2003年以来美国总统中出访亚洲时间最长、访问国家最多的一次,既有双边会晤,也有多边会议。因此可以看出亚太仍是美国对外战略的重点地区。此次亚洲之行,特朗普有完成亚太战略之意。然而特朗普毕竟是“3无”总统,既无系统的外交战略与对策,也无资深外交战略家为其谋划,自然提不出奥巴马执政时期的“巧实力”、“重返亚太”、“亚太再平衡”等外交战略概念,但特朗普以其实际外交行动表明了态度与谋划。例如南海的自由航行,对阿富汗的继续关注与投入,退出“伊核协议”,高调拉近与印度的关系等等,都在用实际的外交行动,勾画出特朗普的亚太战略。这个战略目前略具雏形,其中有两个动向引人关注:一是该战略具有很浓厚的军事色彩,美国欲把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四边合作演化为亚太“小北约”。二是进一步将印度拉入地区战略构想,或直接推出所谓的“印太”地区战略。“印太”这一概念并不新鲜,今年6月印度总理莫迪访美,两国发布的联合声明中就曾出现“印太”的表述。当前,东京也极力向华盛顿推销“印太”概念。特朗普政府已有所心动。国务卿蒂勒森10月在美国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中心(CSIS)发表关于“下个世纪的美印关系”的演讲以及此后的印度之行,都已表露出美国针对该地区战略思维的转变。美国很可能会加快提升印度在美国该地区战略中的地位,扶持印度成为这个地区的重要战略支点。

  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美关系将如何发展,未来将向何处去?

  中国的政治周期是5年,美国是4年,只有20年才能重合一次,容易出现“时间差”——即双方战略关注的时间节点不同步。由此导致中美关系的发展也具有某种“时间差”现象,这种现象是中美关系发展的不稳定与不对称的重要原因之一。当前中国已成功召开了中共十九大,确立了中国未来30多年的发展方向,“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进一步明晰,处理好与美国的关系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重要内容。同时,备受国内政治掣肘的特朗普亟需外交的成就来为其加分,因此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关系非常重视,中美双方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战略互需,因此,中美政治周期的“时间差”问题自2008年以来头一次避免了,因此,可以说目前中美关系有向好的战略机遇。

  从此次特朗普总统亚洲之行及访华情况来看,我们可以预言未来几年中美关系的发展将可能逐渐步入健康轨道,中美关系这种“上扬”的势头将更加明显。因此,也许可以说此次特朗普访华将可能成为促使中美关系的走向从L型向U型转变的动力拐点。笔者认为,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构建2.0版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即要超越原来仅以现实的国家利益为重的1.0版新型大国关系的局限,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共同面对新型全球治理带来的挑战。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中美两国合作是唯一的争取选择。

  当然,这次特朗普访华仅是促使中美关系向好的一个动力点而已,仅是开了个好头。中美关系非常复杂,它是诸多大国关系中的重要一环,我们不可忽略未来许多潜在问题的影响。尤其是大国博弈平衡问题(例如与俄罗斯、印度的战略平衡)的影响,国际热点问题(叙利亚、朝鲜、伊朗等问题)的影响。而且,随着大国博弈与美国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这些因素未来也会发生变化的,对此,我们也要有充分的考虑。

  总之,中美关系是大国关系之锚,其地位非常重要。中美稳,则世界稳;中美关系好,则大国关系好。

  (作者:注册送白菜网址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教授)

    原文链接:http://www.qstheory.cn/wp/2017-11/10/c_1121936006.htm